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体育经纪 >

奥运星光背后:资本巨鳄逐鹿体育经纪产业

2021-07-14 23:19 浏览:

在里约奥运会上,中国体育明星比以往任何一届都更受欢迎。比如“野丫头”傅,“冷面男神”张继科,就是这些以非传统形式走红的明星背后需要挖掘的体育经纪市场。

根据中投信息去年给出的一个数据,体育经纪行业的市场规模到2020年可以增长到120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40%,在各类公开数据中还是比较保守的。

虽然刚刚起步,但中国的体育经纪行业已经获得了资本的极大关注。同时,这个行业从去年开始暴露出了很多问题。如何促进这一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成为下一步的重点。

过去几年,资本的力量重塑了中国许多行业,崭露头角的体育经纪人早已成为众矢之的。

8月15日,阿里体育宣布与北京旭日五环体育经纪公司签约,进军体育明星经纪市场。据报道,第一批将有100名明星。阿里体育CEO张大中在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,希望通过搭建体育经纪平台,与消费者互动,从而提升全行业对明星价值再开发的关注度。

早在今年4月,乐视体育经纪公司就宣布与体育节目主持人“One Piece Liu”Rachel合作,后者凭借“谁穿衣服谁输”的“技巧”走红。乐视体育CEO吕珊在发布会上表示,将与国外体育营销品牌合作,挖掘体育明星的商业价值。

随后,该公司与男篮签订合同,在奥运会开始前帮助控卫郭艾伦。后者虽然表现不佳,但却成为了男篮后卫线的核心。

除了乐视和阿里,另一家涉足体育经纪行业的高知名度公司是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旗下的香蕉项目。近日,香蕉项目宣布与中国身价最高的足球运动员武磊签约。CEO段暄表示,借助香蕉计划在影视、娱乐、电子竞技等方面的优势,将形成多元娱乐发展的闭环产业。

再加上已经开始布局体育经纪人的胜利家族,参与这个行业竞争的公司越来越多。胜利时嘉体育有限公司是中国签约运动员最多的经纪公司之一。旗下拥有拳击手邹市明、双人滑运动员申雪、赵宏博、足球运动员张承东等。在体育经纪行业有一定的影响力。

“国内很多经纪公司目前都是中介形式,这是中国体育体制带来的必然结果之一。”胜利时嘉CEO李生近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经纪公司认识团队负责人,然后联系保荐人,从中赚取差价或代理费。这是一种相对常见的方式。”

李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,随着资本的进入,国内出现了新形式的体育经纪人。“就是为了省钱,买断这个运动员的商业发展,想成为这个行业的大人物。”

然而,体育产业和娱乐产业有着本质的区别。在当前的中国语境下,一个运动员的成熟不仅是一种企业行为,更是来自国家和个人家庭的持续高投入。

而且,运动员的名气不仅取决于商业包装和推广,还取决于在各种比赛或荣誉价值体系中的成就。“做娱乐,炒作花边新闻,是不可能创造出一个运动员的。运动员和艺术家是不同的,他们不需要太依赖公司来获得名气和成就。”李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以美国为例,根据公开数据,2015年美国体育产业的市场规模达到了4410亿美元,而在这么大的蛋糕中,体育经纪人的贡献达到了450亿美元,占2015年美国17.4万亿美元GDP总量的0.26%。

与成熟的美国市场相比,中国体育经纪行业去年集中上演了几场“闹剧”。从艾弗森中国之行的混乱,到北京金羽运动员李根转会涉及三方的“撕裂”,都反映了目前中国体育经纪行业面临的困境。

“目前,我国体育经纪业务刚刚起步,存在诸多违规行为,且有不少专业知识欠缺。”李生对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表示,“体育经纪从业者和运动员对这个行业的概念理解存在误区。这是一个需要慢慢磨合的过程。”

李生进一步表示,专业体育经纪人应该以运动员为重点。“体育经纪人就像一场游戏。比如我们为邹市明举办的经纪活动,让观众看到他从新秀变成金腰带挑战者,最终在赛事中展现自己的价值。”

经纪公司要在比赛的基础上,根据运动员的特点发展品牌,推广公关,这将成为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。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,这是一种良性的经纪推广方式。

此外,与制度的博弈往往使这些经纪公司的业务陷入“争夺资源”而非“培育资源”的境地。

“国家体育总局规定运动员不能签订个人合同,这导致大多数经纪公司只能以中介模式运作。”李生告诉记者。事实上,这种情况导致商业发展空间太少,最终使得体育经纪行业难以实现快速发展。

“目前,很多运动员在体育赛事中的收入还远远达不到演艺圈演员的收入。”李生说,“因此,我希望未来运动员的收入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”

  

体育经纪